阳春三月,万木待发。然而,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瑞金益民草莓蔬菜采摘园的大棚里却春意盎然,绿油油的枝叶,红灿灿的草莓,引得游人纷至沓来。

连日来,都安瑶族自治县永鑫糖业有限公司深入拉烈、下坳、百旺等乡田间地头讲授了甘蔗高产高效栽培、管理技术,还邀请国家甘蔗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广西大学农学院教授陆国盈到场授课。

有这样一种中药材,种下去后3年多才能有所收获,而且很娇气,阳光不能太烈,温度不能太低也不能太高,对于生长时的水环境要求还很高,前期每亩投入就得十几万元……

“今天周末,带着孩子来摘草莓,亲身体验一下自己动手采摘的乐趣。”正在采摘草莓的刘女士兴高采烈的说,“这既能拥抱自然,还能放松心情。”

去冬今春以来,都安县大力发动群众种植甘蔗生产,目前已经新种植甘蔗面积3.8万亩,其中扩种面积1.3万亩,翻蔸复种2.5万亩,分别完成计划种植的130%和83.3%,至此,全县甘蔗面积达到10多万亩。

这种“难伺候”的中药材就是铁皮石斛。从最早见载东汉药典名着《神农本草经》至今,石斛已穿过了近2000年的历史风尘。伴随着人类活动的影响,天然石斛在世纪之交一度面临着濒危灭绝的命运。不过,现代科技的介入为石斛家族寻得了繁荣发展的路,人工种植石斛的药用价值也随之迎来了商业化的契机。虽然在渐渐升温的石斛产品消费和不断增多的石斛产量中,这株人们口中的“神仙草”身价一波三折,甚至已跌近底线。不过,在一些商人眼里,它未来的市场前景依然一片光明。

据悉,兰山区瑞金益民草莓蔬菜采摘园距离临沂市区仅10公里左右,自2009年开始种植草莓开始,经过几年的种植与经营,现已初具规模。目前,这个采摘园共建有草莓种植大棚70个,面积200余亩。据基地负责人介绍,此草莓基地目前有瑞金1号、瑞金2号、瑞金3号三个品种,草莓个大形美,颜色鲜艳,口味香甜,营养价值高。2010年,瑞金益民草莓基地的草莓被认定为临沂市兰山区的旅游产品,成为兰山区休闲体验农业的一个新亮点。

为使甘蔗稳产高产,增加蔗农收入,该县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技术配套跟踪服务,投入资金30多万元,先后安排永鑫糖业有限公司以及邀请区内着名甘蔗专家近10名,到该县巡回各乡镇给蔗农传授甘蔗栽培、种植、管理等科学技术。这些专家教授讲课图文并茂,举例论证,内容深入浅出,蔗农们易学易记。东庙乡东庙村蔗农韦家仁听后说:“今后我一定按照专家的讲解,要深耕松土、合理施肥、科学洒药杀虫,按季节培土,才能提高甘蔗单产。”

身价不菲,一度高达2000元每公斤

温岭市崎峰铁皮石斛专业合作社,地处温峤镇西焦湾村。5月4日上午,记者走进这家基地,只见田地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100多个铁皮石斛种植大棚。大棚内,一排排绿油油的种苗映入眼帘。

合作社的员工拿着剪刀将一节一节的鲜条采摘了下来。这些石斛鲜条是铁皮石斛的茎,也是入药最主要的部分,我们平常在药店里见到的铁皮枫斗就是由这些鲜条所制。

“为了培育出品质好的铁皮石斛,我们一律不用化肥,而是用自己做的混合有机肥。有机肥由羊粪、菜籽饼等原料组成,不含重金属,有利于铁皮石斛的生长。”合作社负责人王剑波说,“而且我们这些石斛不是种在泥土里的,而是种在松树皮上的。”记者扒开枝叶,只见种植石斛的基质,除了大家常见的锯末,基本上都是树皮。“这是仿石斛野生环境种植的。”铁皮石斛以气生根,根不入土,一般生长在悬崖峭壁、植物枯叶腐败形成的腐殖质上,对种植环境要求比较高。铁皮石斛若是种植在土壤中,根部易被放线菌感染,不易存活。

王剑波开始种植铁皮石斛是在2012年,那时候,各地正刮起“石斛热”,铁皮石斛的鲜条价格一度高达2000元/公斤。记者了解到,石斛在传统中药材中有“仙草”之称,几乎与人参齐名。药王孙思邈在《千金药方》中赞石斛:“味甘、性温,入肾经,去胃热,补阴血,益精,壮筋骨。”“一方面,石斛价格高利润也高,另一方面,这几年随着人们对石斛越来越了解,它的药用价值得到了极高的推崇,在市场上可以说是供不应求。”这让王剑波动了种植铁皮石斛的心思。

跟风种植,石斛价格遭腰斩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铁皮石斛价格的持续上行,引发一拨接一拨的投资风暴。尽管种植铁皮石斛不像种其他农作物那么简单,选种、组培、采摘、加工……每个环节都马虎不得,石斛种苗至少3年以后才能采摘第一批鲜条,石斛前期投入更是高达十几万元一亩,我市投资种植铁皮石斛的人仍有不少,短短两三年时间,就有四五百亩的铁皮石斛在大溪、温峤、箬横等地落户。

赵善民就是其中一个种植户。“那时候去乐清的石斛基地考察,铁皮石斛特别畅销,一车子拉过来,马上就会被等在一旁的收购商抢购一空。”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善民2012年在大溪也投资种植了100多亩铁皮石斛。

但现实却不尽如人意,进入2014年,铁皮石斛在高峰期骤然跌落,价格从去年下半年的1200元/公斤跌到了如今的不到600元一公斤,就连铁皮枫斗的价格也跌了近半。

受到“池鱼之殃”的还有从事种苗培育的企业。

欧洲杯竞猜,“我们以前一年可以卖出100多万瓶种苗,现在量明显减少了。”大溪石斛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张挺说,当然,最直接表现在种苗的价格上,“以前一瓶能卖到25元,现在只能卖10元,甚至有的只卖五六元。种苗培育一瓶成本在8元左右,低于8元就是亏本买卖了。”

张挺可以说是我市最早接触铁皮石斛的投资者之一。“我们2004年就开始种植铁皮石斛,那时候周边根本没人种这个东西,因为市场打不开,一年只能卖两三百斤。2008年以后,铁皮石斛市场明显热闹起来了,尤其是2010年至2012年,是石斛发展形势最好的3年,价格好、市场好,这让温岭周边一下子多了上百家种苗培育基地。可是2013年后,石斛市场价格一路走下坡,特别是去年上半年,这些新开的公司一下子就倒闭了一大半,如今我所知道的周边从事种苗培育的已不到20家。”

延长产业链或能突围

是什么原因让石斛市场如此一波三折呢?几位种植户都认为是全国市场上石斛种植面积的盲目扩张惹的祸。记者了解到,如今全国各类石斛种植面积已高达十几万亩,光云南就有石斛5万多亩。

“云南大面积扩大种植铁皮石斛冲击市场是最主要的原因。”王剑波说,“云南气候温和,自然灾害也少,很适合铁皮石斛生长,我们这边一年只能收割一茬,在云南可以收割两茬,价格也比我们这便宜,这对我们本地市场影响很大。”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温岭并不像乐清一样有着成熟的产业链和集聚效应,市场和销路都很难打开。”赵善民、王剑波都有这样的感觉:虽然现在注重养生保健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很多调理的中药里也都需要铁皮石斛,只要品质好,不怕卖不出去,但温岭消息闭塞,别人可能不知道这边也有好的铁皮石斛。

“如果能像乐清等地一样有固定的药厂收购,效益一定不会差。”赵善民说。

而王剑波则是打起了网上市场的主意,“我们把鲜条挂到了网上卖。此外,为了增加效益,我们还将石斛鲜条加工成了枫斗。”

在温岭市崎峰铁皮石斛专业合作社种植基地附近,记者就看到了不少工人正在加工鲜条,工人们像拧麻花一样将剪好的小短条用牛皮纸拧好定型,然后烘干就成了枫斗颗粒。“4斤左右的鲜条能制成1斤枫斗,现在市场上能卖到1200元/斤。”王剑波说。

采访时,几位种植户对石斛仍很有信心。“每个产品都会经历洗牌期,现在石斛的需求量依然很大,在经历过这场优胜劣汰后,市场还是会活起来的。”张挺说。

admin 农业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