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产频道报道,前不久,笔者到云南富宁县剥隘镇采访时,镇党委书记张祯武建议我们去看看剥隘库区移民发展网箱养鱼。我们随即乘船在库区游了一圈,看到是一幅幅养殖农民忙碌的身影。在被被围栏分隔成许多小块的广阔水面上,渔民们在不停地忙着支网箱,一幅红红火火的水上“耕牧图”。 剥隘镇与广西百色市阳圩镇接攘,是云南面向“两广”和沿海发达地区的重要水陆通道,随着珠江第一港—富宁港的建设,这里作为云南通往两广和沿海地经济大动脉的功能将更加凸显出来。国家西部大开发标志性工程—百色水利枢纽建成后,库区淹没影响剥隘镇辖区7个行政村50个村民小组2733户12707人,淹没各类土地3万多亩,在库区形成4.3万亩的水域面积。被水淹没的村民被集中安置在库区周边之后,剥隘镇党委、政府针对库区农民世代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水淹没引导失地农民,发展网箱养鱼,让网箱养鱼成为库区移民脱贫致富的一项新产业,进而从农民转化为渔民。 百峨是50个被水淹没而搬迁出来的移民新村之一,全村129户壮族农民搬迁到新址居住后,他们在党和政府的支持、帮助和引导下,不等不靠,积极探索 “靠水吃水”的发展之路。村支书韦金碌是百峨开展网箱养鱼的发起人。过去,韦金碌曾承包鱼塘养鱼,但由于水景不大,形不成规模。2005年,随着百色水利枢纽建设蓄水后,库区水域广阔,韦金碌看到了发展养鱼是的一致富门路。于是,在2010年,韦金碌率先在库区发展60箱,当年就创收17万元。韦金碌淘到有生以来比种地赚钱多得多的第一桶金后,他没有只顾自己发财,而是想方设法,把自己养鱼的技术传授给村民,带动村民一起致富。于是,在2010年7月,韦金碌正式成立了首个养鱼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实行“统一购买鱼苗、统一技术指导和统一饲料的“三统一”方式,推动了倒村网箱养鱼的发展。 为增强合作社的带动能力和扩大幅射范围,2011年,百峨养鱼专业合社社按照示范社创建标准,进一步完善了合作社章程和管理制度,设立了一个合作社党支部,支书记韦金碌同时担任合作理事长。在党支部的带领下,入社农户从开始时14户增加到日前的42户,网箱也由建社初期的180口发展到目前的650口,养鱼的品种也由起初的罗非鱼增加到鲤鱼、草鱼、淡水白鲳等,年总收入从300万元增加到870万元。 采访中,韦金碌告诉我们:“养鱼比种地划算。过去种地时虽然粮食够吃,但没钱花。通过养鱼,每户每年都有4到5万元的收入,每年用两三千块钱去买粮就够一家人吃”。 合作社的带动和辐射作用,推动了群众网箱养鱼的快速发展。目前,百峨村养鱼专业合作社已带动起了周边的那律、东楼、者义等库区移民也开始发展网箱养鱼。去年,这几个移民,销售各类鱼达1000多吨,实现利润400万元。 周万红和林金龙是剥隘镇行政村胜利进村民,耕地被水淹没后,在镇党委、政府的引导和扶持下,他们两个于2011年8月牵头组建了“三江库区移民联合水产养殖协会。协会由12个村民小组的养殖户自愿组成,通过协会联合从事新品种引进、技术咨询、技术推广等服务,带领会员积极探索水库网箱养鱼技术。自协会成立以来,会员已从开始时的35户发展到目前的108户,共发展网箱养鱼1700多口,年创收700多万元。 为做大渔业,进一步推进库区网箱养鱼步伐,促进库区移民增收。2013年8月,剥隘镇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联社,群众选举周万红任联社理事长。联合社覆盖了5个水产养殖合作社,养殖人数达628人。联合社的成立后,将组织引进、改良、选育和更新养殖品种,组织开展技术培训,提高渔民的养殖技术,开拓营销网络,引导和帮助会员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做好产前、产中、产后服务等作为联合社的重要经营措施,统一进鱼苗、统一销售,改变了过去单打独斗的状况、既提高了养殖水产,又减少了营销成本。 剥隘移民在库区发展网箱养鱼取得喜人成就,除了移民们积极主动寻找“靠水吃水”的发展道路之外,推进库区网箱养鱼的快速发展最得力的还是剥隘镇党委、镇政府和富宁县移民局、农业局,还有金融等一些部门的大力扶持。 据悉,富宁县计划将把剥隘库区建成滇东南最大的水产养殖基地,并为此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按照开发与保护并重的原则,科学划定沉箱养殖区域,鼓励移民大力发展养殖业,把养鱼户纳入全县种养殖大户奖励范围。金融部门也加大了放贷力度,为库区移民贷款开通“绿色通道”,近年来已先后向养鱼户发放贴息贷款840万元。为解决移民大规模发展网箱销路问题,实现网箱养殖健康有序发展,2009年,富宁县引进云南新海丰水产科技集团云南鸿浩水产有限公司,在新华镇平桑村建厂加工罗非鱼。公司按出口欧盟和美国标准建设,去年10月28日竣工投产,年可加工罗非鱼10万吨,生产鱼片4万吨,成为云南省标准高、规模最大的现代化水产品加工出口企业,库区移民养殖出来的鱼都不愁销路。:网箱养殖 虾苗场 水产养殖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为从根本上解决黑鱼养殖与水环境治理的矛盾,使广大黑鱼养殖户在“五水共治”行动中增强环保意识,优化养殖结构,巩固黑鱼产业持续发展,运河街道农业科和成校近日联合举办了“黑鱼生态养殖新模式推广暨养殖行业新技术”培训班。街道辖区内黑鱼规模养殖场、水产养殖企业、水产合作社主要负责人及技术人员、养殖大户等30多人接受了培训。 运河街道有黑鱼养殖面积2500多亩,产值达1亿多元,黑鱼是街道农业发展的支柱产业。但传统的养殖方式一定程度上污染着水环境质量,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人们对水产品质量安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无污染而又绿色保健的黑鱼新品种和黑鱼养殖新模式是当前广大养殖户们的首选。新品种杂交鳢养殖的模式越来越得到养殖户的青睐,产量和产值均大幅增长。但经过运河街道农业科和成校的调查显示,新模式的推广还没达到普及程度。为此,运河街道农业科和成校以“五水共治”行动为契机,组织动员广大黑鱼养殖户积极投身到“五水共治”行动中来,实行新模式养殖,以清洁养殖的实际行动为“五水共治”出一份力,提升和发展黑鱼产业,特举办此次培训班。 培训班分析了当前运河黑鱼养殖形势及面临的困境,主要从杂交鳢养殖推广、黑鱼混养技术模式、新品种养殖技术、种养结合技术模式等四方面介绍了新模式的养殖技术,并根据运河的水环境和生产条件,因地制宜,重点介绍了沙塘鳢、黄颡鱼、青虾、日本泥鳅等四种具有极高经济价值的水产养殖新品种,详细讲解了这几个新品种的引进、苗种繁育及成鱼养殖等方面的技术措施。 :黑鱼养殖 新品种 水产养殖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自人类发现大西洋鲑(Salmo salar)的美味起,它们被包养,阿不,被养殖的生涯就拉开了序幕。大家常说的“三文鱼”一般就指它们。近日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科学家们在《Evolutionary Applications》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证实养殖品种的鲑鱼繁殖力和野生的不分上下[1]。这给养殖和生态工作者们敲响了警钟。果壳网就此对文章的通讯作者马特·盖奇教授进行了专访。 三文鱼,一般是大西洋鲑(Salmo salar),是很重的海洋鱼类。野生鲑鱼正在遭受养殖品种“下乡”的威胁。图片来源:fda.gov “我们用的是Aquagen项目里的养殖品种——这是最广泛养殖的大西洋鲑的品种之一,”盖奇教授告诉我们:“我们用南森河的河水把它们养在和野生品种生活状态一样的条件下——南森河的鲑鱼也是Aquagen培育养殖种所用的最主要的祖先。” 随着需求的上升和技术的进步,鲑鱼的养殖量在上世纪60年代经历了指数增长。一项2005年的报告估测世界上95%的鲑鱼都是人工养殖[2]。“养殖品种的生长速率要高得多,它们的遗传多样性更低,似乎不懂得躲避捕食者,取食时也更有攻击性,”盖奇介绍道:“……有理由相信养殖鲑鱼的生育力已经发生了变化:驯养通常需要品系间杂交和近亲交配,这些可能影响生育力。而且因为养殖的鱼都是通过人工剥出精和卵进行体外受精来‘繁殖’的,这样宽松的选择可能会让配子质量降低。”但 研究小组对两种鱼进行了一系列测试,包括精子的竞争力和卵的适应性,以及两种鱼相互杂交的后代数量。所有的测试结果都表明二者的生育力相差不大。 由于鲑鱼是洄游鱼类,它们的“鱼生”需要下次海才能完整,因而养殖中难免有漏网之鱼。又因为养殖网箱和围栏的选址较挑剔,“放养”的方式依旧存在:渔户把鱼苗人工养大后,放回河流任其洄游,回头再来捕捉——该方法虽然在逐年减少,但仍无法挽回养殖品种大量“下乡”的局面——事实上,世界上每年溜出养殖场的鲑鱼多达几百万条[3]。盖奇教授说:“养殖种的渗入可能会侵蚀鲑鱼适应当地的重要基因,甚至使其丢失。” 鱼类大多是体外受精,对“另一半”的选择最终还是精卵之间决定的——更何况对野生大西洋鲑而言,平均会有16条雄性在同一条雌性产的卵上散布精子[4]。这就意味着,即使养殖的鲑鱼生存力差劲,只要它们产生的配子足够有竞争力,也能把差劲的生存力传给下一代。“二者的‘杂交’会产生长得又快又爱挑衅的稚鱼,这会成为野生种群的生态负担,”盖奇对果壳网说:“然后它们又因自身适应养殖的行为生长特性,存活率低下。”长此以往,野生种群会遭遇生存危机,并进而影响到食物链中的其它生物。 两种鱼之间的同种异系繁殖结果表明养殖鲑鱼的精子竞争力在养殖的雌鱼面前差异不大。图片来源:Sarah E. Yeates et al. Evolutionary Applications 盖奇的团队表明,养殖的鲑鱼在配子水平上和野生的一样有竞争力;如果逃逸出来的鱼在野外生活一段时间后恢复了繁殖行为,显然会使它们与野生鱼群的杂交成为一种威胁。 事实上,1989至1996年间在北大西洋捕到的野生鱼群里,据记录已经有20%至40%是养殖个体了[2]。而近些年野生种群的大幅减少,除开气候和过度捕捞等因素外,养殖个体的入侵难逃干系。 “是的,许多野生的鲑鱼品种都被‘污染’了,但现在亡羊补牢、恢复野生基因型还不晚,”盖奇告诉水产频道:“虽然大西洋鲑在近50年里数量减少了90%——我们还能保护剩下的10%,它们不仅是基石物种,而且对钓鱼者和相关经济来说也非常重要。养殖出的性状大体上不会利于野外生存,尽管它们一直在大规模得通过‘遗传湮没’进入野生种群——因为养殖规模太大,有太多的鱼漏网。所以,尽快阻止这些并不晚,而且能够解除关于养殖鱼类逃逸的重要担忧之一。” “一个解决方案就是在鲑鱼养殖中引入三倍体——在鱼卵受精后立马施以压力,使雌性的第二套染色体无法分离并丢失,那么这条小鱼就有一套爸爸的和两套妈妈的染色体,当它长大后会长出两套性腺,但不具有育性。”盖奇说。 当被问及部分民众对基因改造食物的排斥是否会对此有影响时,盖奇认为,如果解释得到位,并不会有这种担忧:“小麦也是四倍体或者六倍体——在正常胚胎发育中引入细微变化,进而促进产生我们在食物生产中看重的性状,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和特异性选择长得快的鱼和优质奶牛没有区别。” 三倍体转基因鲑鱼在大洋彼岸的北美已经投入生产。(相关阅读:加拿大批准转基因鲑鱼商业生产;FDA认定转基因三文鱼对环境无害)“美国正为潜在市场培育转基因鲑鱼,有些人对此表示担忧。”想让人们更为接受基因改造的鲑鱼,盖奇指出“不妨多考虑将来,想想那些野生鲑鱼,然后尽快向鲑鱼养殖系统引入三倍体化,对野生种群尽一份责任。” “最新的研究表明,三倍体鱼的产量和二倍体一样,而且在针对它们的生长和适应性上进行培育后可能会更好。我们在英国养殖食用/垂钓用的虹鳟已经在过去几十年全都三倍体化了,”他补充道:“目前挪威已经进行了一些使用三倍体鲑鱼的实验,明年就能有结果,所以是有可能发生的。” 希望在科学家和养殖者的共同努力下,野生的鲑鱼能尽快度过这次危机。参考文献:

  • Yeates,S.E., Einum, S., Fleming, I.A., Holt, W.V., & Gage,M.J.G. . Assessing risks of invasion through gamete performance: Farm Atlantic salmon sperm and eggs show equivalence in function, fertility, compatibility and competitiveness to wild Atlantic salmon. Evolutionary Applications.
  • Naylor, R., Hindar, K., Fleming, I. A., Goldburg, R., Williams, S., Volpe, J., … & Mangel, M. . Fugitive salmon: assessing the risks of escaped fish from net-pen aquaculture. BioScience, 55, 427-437.
  • McGinnity, P., Prodöhl, P., Ferguson, A., Hynes, R., ó Maoiléidigh, N., Baker, N., … & Cross, T. . Fitness reduction and potential extinction of wild populations of Atlantic salmon, Salmo salar, as a result of interactions with escaped farm salmon.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Series B: Biological Sciences, 270, 2443-2450.
  • Weir, L. K., Hutchings, J. A., Fleming, I. A., & Einum, S. . Dominance relationships and behavioural correlates of individual spawning success in farmed and wild male Atlantic salmon, Salmo salar. Journal of Animal Ecology, 73, 1069-1079.

:三文鱼 逆袭水产养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